儿时回忆之邻家大哥哥 翁熄粗大李孤

时间:2019-08-31 11:50:58 作者:admin 热度:℃

  韩国极品美女写真 青山湿遍 嫡女赵姝玉h 最终电车痴汉 小东西下面敏感成这样好大 儿时回忆之邻家大哥哥 翁熄粗大李孤大学毕业前的那次聚餐,我喝得几乎不省人事了。几个健壮的同学把我扔到了寝室的床上,我把鞋子蹬下床,就没了意识。

  半夜三点,寝室的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味儿和脚臭味儿,我被尿憋醒,摸黑起床去尿尿。

  尿完回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子里,回想起小时候做过的那件让我特别内疚,特别后悔的荒唐事。这件事情,我可能已经是第几万次回想了……

  爸爸当时是银行的主管会计,很有经济头脑。他觉得钱存在银行里,在通货膨胀的大环境里,总是会贬值的。所以他投资了很多金融产品,以及房地产。

  我家住的小区里,几套出租房都是在我爸的名下。他把这些房子粗装修,置办一些简单的家具,外租出去。包括我家的对门,那里面住的一个大哥哥就是租的我家的房子。

  这个大哥哥是我爸朋友的孩子,在附近的一所大学读书。我爸是一个很重朋友感情的人,就以很低的价格,把房子租给了这个大哥哥,而且还把整套房子只租给他一个人。

  不仅如此,每到周末和节假日,我爸还总是邀请他到我家吃饭。

  一回生,二回熟。当时还是个小孩子的我很快就和这个大哥哥混熟了,当他第一次带我进他房间的时候,我简直就像到了天堂里一样——大哥哥,用现在的说法来说是一个宅男。那间屋子里全是各种漫画书,手办,模型玩具,客厅的电视还插着一台PS。

  所以我经常跑到他的出租房里去,看漫画书,玩玩具,玩PS游戏。

  可是我妈,就不太喜欢这个大哥哥了。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个宅男,这个大哥哥也继承了宅男的一贯作风——不注重个人卫生。戴着一副眼镜,眼镜上却永远是不干净的。头发总是油腻腻,好像很久没有洗过。春夏秋冬,总爱穿一双拖鞋到处走。1米7的个头,却有着95公斤的体重。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妈对这个大哥哥没有丝毫的好感。

  我妈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女人,将我们家管理的井井有条。不管外面的工作多累,她都会准时回家,做饭,擦地,给我和我爸洗脏衣服。有时候我爸的亲戚来我家做客,我妈还要给这些人做饭,做完了自己也不能上桌,只能等他们吃完了自己吃点儿剩饭剩菜。

  我妈的穿衣也很保守,如今流行的低胸,短裙,从来没有在她身上出现过。就连早就在家庭主妇间流行的长筒丝袜,我妈也拒绝穿,觉得太过露骨。

  “你少让他来咱们家吃饭,头也不洗,脸也不洗。儿时回忆之邻家大去别人家做客连换一双正式的鞋都不知道,真不懂事。”大哥哥在我家吃完饭后,这是我妈常对我爸说的话。

  “他爸爸当时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得还这个人情啊。而且他还是个孩子嘛,等走入社会,就会好了。”我爸也总是这样安慰我妈。

  虽然我妈不喜欢大哥哥,还总是觉得这样的人将来肯定找不到工作,讨不到老婆。但每次大哥哥来我家的时候,我妈还是很热情的招待他。

  “小智,你爸妈不在家吗?”一次我和大哥哥一起玩PS,他问我。

  “他们去吃喜宴了。”我专注的盯着屏幕,漫不经心的回答。

  他便极力劝我搬着PS主机茶道我家的电视上去玩,因为我家的是一台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

  他从我家冰箱找出几瓶啤酒,还让我喝了一瓶。小孩子的我根本就把持不住,两个人把我家搞的一团糟。

  当我父母回来看到这些,他们脸上都青了。我妈指着大哥哥的鼻子痛斥他,再也没有顾及情面。

  “阿姨,叔叔,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大哥哥只是红着脸,低头嗫喏着。

  自此以后,大哥哥来我家的次数就很少了,我去他家的次数反而增多了。

  大哥哥新买了一台掌机,可他从不借给我玩。说如果我能给他找个任他摆布的女人,就给我玩这个。

  “什么叫任你摆布啊?”

  “就是醉酒了啊,或者昏迷了啊,哎你个小孩子去哪里找,逗你玩的。”大哥哥如是说。

  我时常想着那台掌机,也想着怎么才能给大哥哥找一个昏迷的女人,虽然我不知道昏迷的女人对他有什么用。这天,机会来了,可是这女人是……

  “小智,是叫小智吧。我是你妈妈的同学,快把你妈扶进屋。”一个满身酒气的女人,扶着同样满身酒气的我妈。

  “小智,我就不进去了,快把你妈扶进去。”那个阿姨冲我笑了笑,一溜烟走了。

  看来我妈在同学会上喝多了,我爸又去参加单位旅游,家里只有一个我清醒的人。

  看着摊在沙发上熟睡的我妈,我的脑子里飘进来大哥哥的话,“酒醉的女人”。

  当我敲开隔壁大哥哥的房门,把我妈交给他时,他先是诧异不已,又欣喜若狂。脚几乎快飞起来的把掌机扔给我,让我回家去玩。

  我拿到心仪已久的掌机,把我妈抛在脑后,高高兴兴的趴到我的床上玩去了。可大哥哥只给了我还有最后一点儿电掌机,没给我充电线。

  大哥哥很马虎,没有把房门关上,我一推就进来了。

  屋子里都是酒精的味道,还有男人低沉的“呼呼”的声音,像是我跑完步累极了发出的声音。以及床吱呀吱呀的声音,从大哥哥的卧室里传来。

  我走到大哥哥的房门,偷看里面的情况。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裸体的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情景。我亲生母亲的裸体,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的裸体。全身雪白的肌肤,秀丽的长发,一对乳房,深色的沟壑。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却隐隐觉得身体有些发热。

  我不知道大哥哥在对我妈做什么,我被吓住了,根本不敢上前去,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大哥哥的屁股在我妈两腿之间来回运动,那根成熟的,深色的男性生殖器在我妈大腿内侧时隐时现。当时年幼的我很是惊异,因为大哥哥尿尿用的鸡鸡,和我的有很大的不同。我的也许可以叫鸡鸡,而大哥哥的则像一个加粗的火腿肠一样!

  即使上了大学,那时候,第一次看见成年男性的生殖器的震撼,以及看到亲生母亲被父亲以外的男人奸淫的画面,仍是记忆深刻。

  我的小鸡鸡越来越痒,我用手摸进裤裆里揉搓,却根本不管用。心里面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烧着我的脑子和喉咙。我咽了一口口水,手不自觉的加快揉搓小鸡鸡的速度。

  大哥哥像一头蛮牛一样疯狂的冲着我妈下体那个黑乎乎的洞口抽插着他的大“肉棒”,那场景我记得十分牢固,妈妈当时被脱光了衣服,我小时候很爱吸食的妈妈的乳房随着大哥哥的抽插,来回摇晃。醉酒的妈妈的脸,放佛比刚才更加红润,还不时传出一些鼻音来。

  大哥哥还弯下腰,伸出满是口水的舌头,撬开我妈的红唇,像电视里那样深情的吸吮。当时我被震撼到无以复加,因为我知道那叫“亲嘴儿”,可有时无意看到父母“亲嘴儿”,也只是嘴对嘴的亲一下,没有像大哥哥这样把舌头都伸进去亲。

  大哥哥一声大吼,双手死死的钳住妈妈腰上的肉,屁股使劲的往我妈黑乎乎的两根大腿之间的那片挤。

  我以为大哥哥遇到了什么事情,连忙站起来推开门,大叫“大哥哥,你怎么了!”

  大哥哥看到我,睁大了眼睛,又怪叫了一声,我被吓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我坐在地上,看着大哥哥的头不住的晃悠,眼睛盯着我,下体却还是紧紧的贴住我妈的小腹。

  当时的我不懂,现在我懂了:那时候的我,正亲眼目睹一个我父亲之外的男人,正向我妈的子宫里输送着几亿精子。

  大哥哥的肉棒缓慢的离开妈妈的体内,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龟头,只是觉得大哥哥的肉棒的最前端和我的不一样,是一个很大的,像鸡蛋一样大小的凸起的黑红色的东西。

  那黑红色的东西从我妈妈张开的,慢慢合拢的肉洞出来,前端还牵连着一根粘着的丝液,像是饭店里的拔丝香蕉一样。

  我记得当时我还多看了一眼我妈妈细小的肉洞,一层层粉红色的肉壁在里面翻滚,肉壁的缝隙里渗透着一些像牛奶一样的液体。

  大哥哥当时骗我,哥哥 翁熄粗大李孤说是在帮我妈醒酒,如果不这样及时醒酒就会有生命危险。懵懂的我相信了他的话。大哥哥一看把我骗住了,一乐,从衣柜的夹层里掏出几条黑色的丝袜。

  他和我说,这些是中药丝袜,是治病的。我问为什么这些黑色的丝袜上还有一些白色的液体痕迹,他说这就是中药啊。当然,现在的我知道,那丝袜上面应该都是大哥哥后精液残留的痕迹。

  他从中挑出一条精液痕迹最多的丝袜,套在我妈的腿上。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穿上黑色的裤袜。

  大哥哥握住我妈的小脚,弓起她的腿,把丝袜一点点的往臀部拽。妈妈雪白的腿部肌肤一点点被黑色的织物包裹住,只有妈妈的小腿肚子,脚丫根部等凸起的部位还能看见少许肌肤本来的颜色。

  当时我还小,没觉得穿上后有什么特别。大了在回忆,却觉得穿上丝袜的妈妈最大限度的突出了她身体的优点。浑圆的臀部,纤细的小腿,小巧的脚掌都在黑色丝袜下展现的淋漓尽致。

  让我回忆最深的莫过于妈妈的阴部,没有穿内裤,直接被套上了一层丝袜,鼓鼓囊囊的阴毛昭示着这里的神秘,粉红色阴户和若隐若现的小肉洞口,都有让人将丝袜撕破,一探究竟的冲动。

  穿好后,大哥哥又从一堆鞋盒里翻出一双白色外皮,金色跟的高跟鞋,给妈妈穿上。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情景,上半身完全赤裸的妈妈,袒胸露乳,下半身却穿着黑色的裤袜,脚踩高跟鞋。

  过了一会儿,我就知道大哥哥的用意了。他俯下身子,灵活的舌头从我妈的脚尖一直舔到我妈的臀部,丝袜上全是他口水的光泽,他还一直用手揉搓着我妈的乳头。

  之后,他直接将我妈裆部的丝袜扯破,深色的阴部在阴毛的掩映中显得十分可口诱人,大哥哥那根刚才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再次挺翘起来。

  这次,我又第一次看到,一个父亲之外的男人,是如何将他的肉棒插入我妈的肉洞里:大哥哥鸡蛋大小的龟头,慢慢挤开妈妈柔弱的小阴唇,将已经合拢的肉洞口挤开。那肉洞也像是吸盘一样,一下子就将硕大的龟头吸入黑乎乎的洞中,大哥哥也顺势将整根阴茎插入妈妈的肉洞里。

  大哥哥将妈妈两条黑色的丝袜美腿并拢架到自己的肩膀,肆意的用舌头舔弄妈妈的腿部。下面的阴部也因为双腿并拢而成为一字形状,只有被大哥哥肉棒插进去的地方是一个圆乎乎的肉洞。

  高跟鞋随着大哥哥每次的冲击而晃动,在灯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泽,黑色丝袜的破坏处也被粘上大块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

  很快,大哥哥在我妈体内射进了第二次精液。

  大哥哥告诉我,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这种治病方法很消耗生命,如果什么人都找他治病,他会很快死掉,我也就不能找他来玩游戏,看漫画了。

  我答应他,把妈妈全身擦干净,将她扛回家。

  之后大哥哥就毕业搬到了他工作的城市,在他走之前,父亲再一次邀请他来我家吃了一顿饭。

  我记得那时候父亲还和大哥哥说:“上次的事情,你别怪你阿姨,她当时也是在气头上。她平时是很贤惠的,你也知道。”

  大哥哥说:“叔叔我知道,阿姨确实人很好,我不会生她气的。”

  父亲不知道,我妈妈的肚子里早就被大哥哥浇灌了他独有的精液。

  大哥哥毕业后,妈妈还生了第二个孩子,我爸爸特别高兴。记得孩子百岁宴那天,爸爸喝多了,抱着我的弟弟,跑到大哥哥和他父亲面前说:“你看,我都这岁数了,有防护措施都挡不住我的子孙,让媳妇给我生了第二个大胖小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9770649431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